subie家的向日葵

寻找一个世界。

Lydia

这篇狗血文我终于开始动笔了,一切都是写着玩,大家也都看着玩吧= ̄ω ̄=      本文all俊,tag每篇只打文里出现的,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

#####

Lydia

Por los momentos difíciles, ya entiendo que la flor más bella siempre para mí.

因为经历过的所有挫折,所以我终于明白,最美的花朵,是为自己盛开的。



one  黄昏

街道灯影模糊,天空似乎毛着小雨,大体的场景他记不清了,甚至那个人的脸也模糊一片,但当时的情景却烙印在心成为他此生梦魇。

“你会永远陪在我身边吗?无论发生什么?”

“嗯。”

黄仁俊醒来后身体一直冒虚汗还有些轻微咳嗽,他猜想是夜里淋过雨的缘故。前几年的一些经历使他身体严重受损,尽管这几年罗渽民不断找医师来为他调理,但效果甚微。明明二十多岁的大好年华,他却已像个老头子受不住雨打风吹了。

他站在卧室偌大的落地窗前,窗外依旧雨水淅沥,有车开进院里,是李东赫。没一会卧室门开了,进来的李东赫外套上还沾着水滴,看来是匆忙过来的。

“罗渽民不在?”

“如你所见。”

两人在沙发坐定,李东赫打发了在他们身边照看的佣人,一脸无语。

“罗渽民真是监管到位,若不是那佣人窥探的样子太明显,我还真会感动的以为他对我放了八百个心呢。”

李东赫是罗渽民唯一允许他接触的从前的人。黄仁俊与李东赫自高中时期就结成死党,关系好的连当年正与自己交往的罗渽民都羡慕吃味。或许是看自己可怜,后来罗渽民才会好心替他找来李东赫聊天解闷。

“你想说什么?”黄仁俊看着他,直戳重点。

李东赫语气难得严肃:“你昨晚见到李杰诺了?罗渽民知道吗?”

黄仁俊只是点点头,视线从李东赫脸上转移到墙边挂的风信子标本上,半晌才开口:“就是他带我去见的。”


14个小时前,西城红叶庄园。

罗渽民破天荒的愿意带黄仁俊出来,即使是参加酒会,这也是几年来的头一次。

高雅古典的钢琴乐舒缓跃动,罗渽民一身裁剪合身线条利落的黑色西装,配上惊艳柔和的皮相以及高贵疏离的气场,即使辗转宾客之间也是最夺目的存在。

衣香鬓影,觥光交措,人人言笑晏晏,上流社会的高级气质无不彰显。

西城,一座连警署都无法直接插手管理的罪恶之城,黑白色势力盘踞,在这里,人们利益至上,凶狠角逐,不管你是以什么起家,只要有权有钱有势就能挣得话语权就能步入上流。流光溢彩是肮脏的装潢。

罗渽民,西城黑色势力绝对掌控者,年纪轻轻却雷厉风行,是连白色势力都要畏惧三分的人物,他一到场立刻引起全场注目,一道道视线从会场各个方位投递而来,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让同行的黄仁俊难以接受,脚步微缩,下意识的想要逃开。罗渽民面上挂着温柔无害的微笑,亲切的和一众人碰杯问好,只是搭在黄仁俊肩上的手不易察觉的紧了几分,强迫着黄仁俊继续向前。

终于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

“你带我出来到底干什么!”他很少语气烦躁的对罗渽民说话。

罗渽民也不恼,只是收起一贯柔和的嘴角,眼里笑意早被戾气覆盖,本就清冷的气质此时更是严冬十里,哪里还是刚才的谦谦君子,黄仁俊知道,这才是真正的罗渽民:“朋友儿子的订婚宴,带你来看看,你在家待的时间太长,总要知道世界的变化。”

黄仁俊满眼防备的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男人,过去得经验告诉他别轻易相信,可他内心仍忍不住期盼罗渽民对自己一点点失去掌控欲。

大堂的钢琴乐由欢快转为优雅,有人拿着麦缓步走到宴会中心。

“今天各位能够莅临寒舍,是我李某之幸,相信大家已经知晓,今天是我独子杰诺与钟家小姐订婚的日子,他这几年一直在国外不着家,好不容易答应回国成家立业,于是我就想着请来各位做个见证,免得他日后反悔。”

周围笑声一片,都在笑赞李老板幽默,只有黄仁俊立在原地,杰诺,哪个杰诺?他也认识一个叫杰诺的男孩,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好好看着。”罗渽民的话扯回了他的思绪,会场中心成熟的中年男人早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年轻俊美的男子与娇小可人的女人。

黄仁俊一向知道李杰诺长的好看,不同于罗渽民容貌的艳丽多情,表面温柔,李杰诺的五官利落出众的如雕刻,不笑的时候冷的骇人,可他偏生爱笑,眉眼弯弯仿如新月一双,他才是真正温柔的人,与罗渽民完全不同的人。

他不是没期盼过和李杰诺再次相逢,只是没料到经年后的重逢是这样一个场景。想转身逃离身体却被罗渽民禁锢在怀里难以挣脱。

就在他无可奈何时,台上的李杰诺往这里望了一眼,望进了黄仁俊的眼睛里。

记忆的阀门打开,传来撕扯人心的声音。

“仁俊相信我,无论多少人,我都会在人群中一眼找到你的。”

“呀!黄仁俊,你刚刚到底有没有在台下好好看我跳舞,我看你盯着那个贝斯手笑得比看我还兴奋!”

“仁俊,既然西城让你心酸苦累,那我带你换个地方换个活法。”

台上的人突然的笑如新月,好像在向黄仁俊印证当年的承诺,你看,我果然又一眼就看到了你。

钢琴师适时的演奏起一首西班牙舞曲《一步之遥》,舞曲曼妙,现实哪里只有一步之遥。

待回过神来,男方已将戒指戴在了女方左手中指,换来了女方清新甜美的一笑。

真好。

不知怎的,罗渽民在此时突然低头靠近,长长的睫毛扫到了黄仁俊的脸颊,怎么看都是情人深情相依耳鬓厮磨的暧昧姿势,耳边有喷薄的热气,他说:“仁俊,你看,除我以外的所有人都抛弃你了。”

“放过我吧渽民。”

看着黄仁俊眼里的光逐渐黯淡,罗渽民心里诡异的兴奋过后是无尽的生气:“放过你,你让我怎么放过你,放你和谁在一起。”

“当年的事真的与我无关。”

耳边的声音突然拔高:“你别跟我提当年!你以为受折磨的只有你一个吗?”他顿了顿,语气恢复温柔缱绻:“仁俊,就这么相互折磨下去吧,我们不是一直做的很好吗。”

台上李杰诺牵着女伴下场,舞池里精装男女翩翩起舞,酒会气氛攀上高峰。


宴会散场时外面已下起细语,梅雨时节,西城又靠海,这段时间天气就像罗渽民的情绪一般阴晴不定。那人撑着伞走的潇洒,上车的时候方想起黄仁俊没有跟上,他在车边抬手看了看表,又看了眼淋着雨走的缓慢的黄仁俊,脸上的不耐烦毫不掩饰,末了对身边人交代了句:“带他回去。”便开车离开了。

黄仁俊和罗渽民虽然生活在一起多年,但并不常见面,罗渽民年纪轻轻位高权重自然工作繁多,他又生性多疑,必然不会轻松。

他不在,黄仁俊就很自在。

就像现在,面对着李东赫总好过罗渽民。

“你想离开吗?”李东赫张望着门外,确定无人才小声询问。

“你在说什么?”离开,他没试过离开吗?罗渽民把西城翻了个底朝天甚至已经触及东城势力,结果怎样,大家心知肚明,他想让李东赫结束这个没有意义的话题,却被李东赫的一句话扰乱思绪。

“李杰诺说他想见你。”

――TBC.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