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ie家的向日葵

寻找一个世界。

不复

不复

OCC,渣文笔,请见谅。



第四章:

黄仁俊转来五中的第15天,班上迎来了另一位新同学,名叫李马克,来自加拿大,因为即将月考的缘故,老师便将李马克随意安排在黄仁俊旁边。

黄仁俊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另一种程度上的老乡见老乡,只是看到李马克端正的背着书包朝他这边迈步而来时,他觉得时间停滞了,感受到的只有李马克踏步走来的绰绰身姿,还有他那不知为何的怦怦心跳声。

回过神时,李马克正拉开座椅,坐下的瞬间朝黄仁俊微微点头:“你好。”

“你好。”黄仁俊生疏的回应。

此后两人再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交流。

李马克身上有两种极端的对撞,他长的很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圆圆的,不经意中总流露出一丝呆萌,很是可爱,于之相反的便是他周身散发出与模样截然不同的气质,很沉稳,像个大人,让黄仁俊莫名觉得可靠。

从外貌上看,李马克绝对是个温和稳重的人,他对待同学的好奇与探究总是客气又疏离,却不让人觉得过于冷淡,每句话都处理的恰到好处,又耐心十足,足以体现出他完全优良的家庭教育。

“仁俊!我来啦!”李东赫趴着门框虎里虎气的蹦哒到3班教室里,与正在后门边接水的李马克擦肩而过。

他一步坐到李马克的位置上,看到桌上的书和桌兜的书包,习惯性挑眉:“哟,你有同桌了!”声音还挺大,就怕在前面两人那里刷不到存在感似的。

李帝努回头瞟他一眼,转身狂刷练习题,李东赫惊吓过度倒在黄仁俊肩上瑟瑟发抖。

“my  god!帝努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东赫怎么见了你就像小姑娘似的柔弱起来了?”黄仁俊嬉笑道。

“你别理他,那都是他自己作。”罗渽民看不过去,直直抛给李东赫一个白眼,见李东赫搂着黄仁俊胳膊迟迟不放于是强行上手将两人分开。

“哇!罗渽民,你嫉妒就直说,何必棒打鸳鸯!”李东赫正准备和罗渽民开启互怼模式,甩了个刘海的功夫,余光突然瞥见一个长的好看手里拿个杯子靠在黄仁俊后边窗框上的男生,他有点无语,这年头偷听人讲话都这么光明正大了吗?“我说这位同学,你干嘛一直站在我们后边啊,偷听人讲话很不礼貌诶。”

那人惊异的抬了下眉毛,笑了,未做解释。

看没搞清楚状况的李东赫口不择言,罗渽民笑了,黄仁俊慌了。

“怎么了?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这几个人反应有点奇怪啊。

黄仁俊慌张的摆摆手:“东赫呀,这是你这个位置的主人啊!”

“额,这就有点尴尬了。”不过李东赫天生自来熟,聊天技能满点,很快就开始搭话:“哇,大兄弟,我说怎么看你如此新鲜帅气,原来是新同学,来来来,你坐你坐,我们唠唠嗑。”

在李东赫狗腿般的献媚下李马克被按回了自己的座位,手里的水杯没来得及合上盖子,杯中水在他被拉扯的过程中扬了出来,不但溅到自己,还飞到了同桌黄仁俊脸上,这场面真的在李马克的意料之外,他坐在位置上看了眼正抹脸的黄仁俊,又看了看自己的衣裤,尚未有什么内心活动,肇事者那张大脸就支到了自己桌上,这让情绪活动一向不怎么多的李马克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苦笑还是该生气。

李东赫随意抽了个椅子就坐在李马克旁边:“同学,我叫李东赫,你叫我东赫就行。”

“呵呵,你好,李同学。”李马克嘴角抽搐,这人真是自来熟啊。

“唉,说说你以前在哪里念书呗,让我们彼此熟悉熟悉。”

“加拿大。”

听了李马克的话,李东赫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指了指他又指了指黄仁俊:“你俩以前认识?”

李马克摇摇头,这个问题真有点无厘头,他有些觉得烦了。

“啊…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毕竟仁俊也是上上周才从加拿大插班插进来的,这样的巧合总会让人觉得你们有渊源嘛。”李东赫说的很淡定:“不过,兄弟你加拿大哪的?”

“温哥华。”听了李东赫的话李马克内心动荡,报出了家乡地址。

他出生在美国,长在加拿大,国籍也是加拿大,从小单亲家庭长大,一直跟着父亲生活,直到父亲圣诞节前去世,他被母亲接回国内继续生活,母亲是个女强人,事业心很重,有自己的大公司,甚少给予李马克亲情方面的关怀,总以为给李马克吃的穿的最好的,进最好的学校最好的班级就算尽责了,可她从未关心过她儿子内心真正想要的。在加拿大生活十余年的李马克,头一次回到真正的故乡南因,就产生了异乡人的孤独感。

他对这里的一切都觉得陌生,陌生的生活习惯,陌生的语言,陌生的同学,以及陌生的家庭。他强烈的需要这里的一个同伴,让他找回日思夜想的归属感,却又日渐排斥着这里的一切。

在此刻,那种被控制压抑着的,某种不知名的期盼在他的心里将要破土而出,他强烈的盼望黄仁俊来证实些什么,又害怕一切都只是一场空欢喜,喜悦和紧张在李马克心里交相辉映。

只见黄仁俊挠了挠头,对他腼腆一笑:“我也刚从温哥华回来,咱们可以算半个老乡了。”

李马克想要再问些什么,但却被李东赫抢先一步:“这就是缘分呐!缘分啊,兄弟!在异国他乡未曾相遇的两个人,在这里遇见彼此并成了同桌,真是令人心动的开始。”

他这是开始乱点鸳鸯谱了吗?李马克慌了,这到底是一个怎样奇怪的人啊。

话到此处,前面的李帝努再也无法做到无视李东赫存在而认真刷题了,如果他再不加以阻止,他李东赫是不是就要开始给这两人拉根红线做媒了!胳膊肘往外拐的不要太明显!

“东赫呀,我记得今天数学老师给出的卷子挺多的,你该回去写了。”李帝努眯着眼睛笑的善意十足。

“没事,到时候我抄你或者渽民的就行了。”

这次愣的是李帝努了,他觉得李东赫要造反了。

李东赫被突如其来的友情冲昏了头脑,没察觉出李帝努让他回去写套卷子冷静一下的言下之意,对李帝努摆了摆手,继续和李马克说话:“我觉得你人不错欸,交个朋友吧,对了,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

“李马克。”

看着李马克一本正经的样子,李东赫觉得好玩,故又伸手揽住他肩膀:“和我做朋友好处很多的,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我对朋友最热情了,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们院子的院花我都能给你。”

李马克拿下李东赫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笑容有些尴尬:“谢谢,不用了。”

好在李帝努及时转过身,一张做好的卷子拍在李东赫眼前:“李东赫,你最好记住你刚刚的承诺,否则我会对你表示遗憾的。”

机敏如李东赫,懂得在压迫势力面前见好就收,拿起李帝努的试卷,就匆匆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对李马克友好告别:“小伙伴,常来往哦。”


到了中午用餐时间,黄仁俊正打算和李帝努罗渽民一起前往食堂,看了下坐在原位的李马克,觉得还是应该表示一下。

“或许你知道食堂在哪对吗?马克。”他问的轻言细语,不知为何,留心观察了李马克一早的黄仁俊,对李马克有种特殊的好感,亦可称之为熟悉感,他能看出李马克内心的孤独,和渴望诉说的欲望,尽管他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被黄仁俊看穿,就在自己说出‘温哥华’三个字时,他的眼眸亮了不止三个度,黄仁俊明白李马克在期盼些什么,一个同伴,或者说是某种意义上的同乡人。这种感觉他太懂了,5年前的初入加拿大,他表现的急切孤独压抑,甚至可以称为狼狈。

这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感同身受,那时没人帮他,于是他自己咬牙坚持,那种该死的苦逼状态在他离开加拿大那一刻他就发誓再也不要经历,可现在他身边出现了一个正在经历的人,感同身受在这种条件下就显得愈发浓烈。

这不是同情,只是想带一个人上岸。

他要帮他。

被黄仁俊的目光柔和注视着,李马克不由自主的和他对视起来,他看到了黄仁俊亮晶晶的眼睛和带笑的嘴角。一定是教室灰尘颗粒浮于空气表面的缘故,他竟忽略了黄仁俊对自己自作主张的亲热称呼,只是迟疑般摇了摇头。

“正好一起去吧,我也才来没多久,对学校也不熟,咱俩搭个伴,让帝努和渽民给我们带带路,以后也不至于会迷路。”黄仁俊拍拍李帝努和罗渽民的肩膀:“你们说呢?”

“好啊。”李帝努从来都对黄仁俊百依百顺。

罗渽民只是露出善意的微笑,表示欢迎加入。

唯有慢悠悠走在三人身后的李马克心情复杂,他准确的了解学校食堂的位置,可片刻前自己的摇头动作却心里无解。

================

因为要交代一下背景的缘故前面开展的有些慢了,从下一章开始我会试着加快进度的。

还有,马老师终于出场了,鸡冻啊!!!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