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ie家的向日葵

寻找一个世界。

不复

OCC,渣文笔,请见谅。



不复



第三章




等了黄仁俊将近20分钟的李东赫实在忍不住在寒风中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心想黄仁俊要再不出来,他就进去骂人,刚抬眼揉了揉鼻子就看见正背着书包朝着边跑来的黄仁俊。

“抱歉抱歉,刚才有人找我,让你久等了。”

这语气客气又歉意十足,李东赫不易察觉的愣了一下,但他还是很好的掩饰住了心绪:“呵呵。”依旧笑闹。

“小爷我在这冷风中等了你多久你自己掐掐表。”说着还打开手机:“很好,1摄氏度。正好是小爷我此刻内心的温度。”

黄仁俊看着装模作样的李东赫,笑得温暖:“那要不,我请你喝奶茶给你暖暖。”

“劳烦您老人家还记得我喜欢喝奶茶。”李东赫撇了撇嘴。

很明显,李东赫就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那类人。片刻前还傲娇的和黄仁俊闹着别扭,现在却很自觉的搭着黄仁俊往家相反方向的奶茶店走去。



两人点了相同味道的奶茶坐在窗边写作业。他们模样出众气质干净,自然是引得店里女生来回张望。

“唉,你可真是魅力无边,你看看你把这些女孩子迷成什么样了!一个个都看着你,你瞧那眼神好像你才是他们点的奶茶。”李东赫也不抬头,调侃黄仁俊对他而言游刃有余,毕竟是他本人亲自写在小学同学录上的专长。

“行了吧你,人家看的是你才对!”黄仁俊用吸管戳着奶茶杯子,打趣李东赫:“你东区小少爷不用谦虚了。”

“靠!”李东赫给了黄仁俊一掌后好似想起什么似的,坏笑着挑挑眉:“或许,你还记得我们东区小公举仁俊妮吗?”

“呵呵,吃我一掌!”



两人一路打闹到李东赫家门口,黄仁俊朝他挥挥手:“你快进屋吧,咱们明天一起去学校。”

李东赫点点头,打开家门又转过身来叫住正要离去的黄仁俊。

“怎么了。”黄仁俊看他。

“你别以为你去了加拿大几年就可以疏远我们。”

黄仁俊愣了一下,为自己辩解:“我哪有,我是担心你们会尴尬!”

“尴尬个毛啊,以前穿着开裆裤一起玩的时候,你咋不尴尬,现在灌了几年洋墨水怎么就矫情开了。我可告诉你,我不是帝努和渽民能轻易就被你糊弄,我今天把话撂这儿,你黄仁俊走没走,走了几年,无所谓,你在我们心里一直都是那个黄仁俊!咱一切都和以前一样,该怎样就怎样,你别想搞特殊!”

李东赫难得一本正经,人自己没啥大反应倒是把黄仁俊弄得热泪盈眶。小时候他和李东赫总是一起做一些事情,时常连突然冒出来的想法都是相似的,大人们总说他们是连体婴,但他们又经常打架,可和好的时候连他们自己也觉得彼此是被迫分开的亲兄弟。

现在他们长大了学会了收敛,不会时时刻刻都黏着彼此,不会像幼时那般什么心事都全数倾诉给对方。离开和长大,让黄仁俊学会了藏心事。

直到现在他才惊觉,即使他离开5年,这个世界上能一眼看穿他想法的也还是面前这个一直以活泼调皮著称的李东赫。别人只见李东赫的大大咧咧,但他黄仁俊知道李东赫是心思最为细腻温暖的人。

他不晓得李东赫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忐忑不安的,但此刻李东赫说出的那句话无疑就像一阵春风,抚平了他心湖里的波皱。

“东赫呀,谢谢你。”

“我只是告诉你加戏伤身,尤其是多余的内心戏。”李东赫捋了捋额前的刘海来掩饰自己的别扭神情:“仁俊啊,你和帝努渽民一直都是一样的。”

他说完最后一句话,还没等黄仁俊反应就火速窜进了自己家里,留下黄仁俊一人在门外傻笑半天。




星星站在门口系好鞋带,手里提着一个饭盒,转头看见正从楼上下来的黄仁俊,忙叫住:“哥,我出去一下,回来我们就看电影。”

“正好我也要出门,一起?”

“你是要去看帝努哥?”

黄仁俊点点头:“渽民说他生病了,好像还挺严重的。”

“这是妈给熬的什么滋补汤让我给帝努哥送去,反正你要去,那就你送吧!”星星将手里的饭盒递到黄仁俊手上,狡黠一笑:“嘿嘿,我可以继续打我的游戏了。哥哥再见!”说罢火速蹬掉刚穿好的鞋,人就在黄仁俊眼前消失了。

“为什么我就不喜欢打游戏。”黄仁俊自问。

远处传来小星星的声音:“那是因为你总输。”

罢了,他还是个孩子,不和他计较。




黄仁俊坐在李帝努家沙发上被热情的帝努妈妈拉着唠了10分钟嗑后,决定辜负帝努妈的盛情拉扯回归主题:“阿姨,糯糯呢?”

“糯糯在房间里呢,他生病,你就别去了,可别把你传染了。”帝努妈一脸慈爱的看着仁俊,仿佛面前的人才是自己的亲儿子。

黄仁俊嘴角颤抖:“没事,我太久没见他,想他了,阿姨你坐,我去看看他。”说完溜也似的上了楼。

带上李帝努的房门,黄仁俊才大大呼出了一口气,免不了感叹,帝努妈真是一如既往的开朗啊。


此时的李帝努正躺在床上休息,额头贴着个降温贴,连黄仁俊走近也没发现,明显是睡着了。

黄仁俊坐在一旁观察着李帝努,5年来他和他们稀稀疏疏只见过几次,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对方是不是张开了张变了就要匆匆分离。

择日不如撞日,他现在正好可以趁人安静时好好看看。

李帝努的五官似乎比往日硬朗许多,面部线条愈发立体流畅,睫毛长长的,右眼角的那颗痣也比以前更加明显。他睡相很乖,不爱翻身,也不打呼噜。

就像他平日里一样。

当然这只是黄仁俊眼里的李帝努,不能代表李东赫和罗渽民的观点。

也不知这样看了多久,直到睡梦中的李帝努皱紧眉毛咳嗽了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对方咳嗽的声音是沙哑的,黄仁俊探手去摸他额头上的降温贴,不怎么冰了,他在药箱里又取出一贴给李帝努敷上,然后轻轻退出了房间。


“阿姨,糯糯好像还在烧。”

帝努妈正把仁俊带来的汤往碗里盛,听仁俊这样说,眼里布满了担忧:“早上去医院连打了3瓶液体还是不见好,他平时不生病的,可一生病就不容易好。”末了,转头对黄仁俊笑了笑:“你也别担心了,他每次生病都这样,你先回去,等他醒了我给你打电话。”

“好。”话是这样说的,但他还是放心不下,出门时不忘再对帝努妈叮咛一遍。

“放心吧。”



妈妈端着汤碗,轻轻推开李帝努的房门,就看见李帝努眯着眼睛坐在床上缓神,看样子是刚睡醒。

她坐在床边把碗递到帝努跟前:“这是仁俊拿来的汤,他妈妈专门给你煲的,你尝尝。”

“他什么时候来的?”此时他的精神还是木木的。

“来了很久了,陪我说了会儿话就上来陪你了,他很担心你,但我看你一直不见退烧就让他先回去了。”妈妈边说还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好像退烧了。”

清醒了些的李帝努两口喝完汤,掀开被子就往外面走:“我出去一下。”

帝努妈知道自己是拦不住儿子了,只能大声提醒:“你记得穿外套!围巾也围好!”



黄仁俊走到离家不远的樱花树下,听见后面有人喊自己,转过头发现是刚刚还卧床不起的李帝努。此时李帝努正好收住奔跑的姿势,朝自己走过来,他面颊被风吹的有点红,呼吸微喘,看样子是跑步过来的。

“你怎么不在家休息,跑出来做什么?”黄仁俊说着用手去探李帝努的额头。

李帝努拉住他放在自己额头的手:“你来了怎么不叫醒我。”

“你那时还烧着呢,我对你说话你也不一定能听见。”

这里是个风口,一直站在这让风吹着李帝努也不好,黄仁俊提议两人到前面葡萄架下的秋千上坐着。

早在白天李帝努就想好了,等见了仁俊一定要问仁俊过得好不好,要知道他回国生活习不习惯,要对他把这5年来想说却没来得及说的全说了。可现在坐在秋千上,他反倒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只能点着脚让秋千轻轻晃荡。

葡萄藤上架着个灯,灯光照在他们身上仿佛洒下一层银色月华,一切都有些朦胧。

黄仁俊看着垂头一言不发的李帝努,他长长的睫毛因为光的原因带了些许阴影,显得更细密了。

“糯糯?”他感觉李帝努有话要说。

过了片刻,李帝努才抬眼看他:“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不知是因为变声期还是感冒的缘故,他的声音比往日低哑。

“挺好的,就是同学们太热情了。”黄仁俊无奈一笑,突然眼睛亮了起来:“对了糯糯,我和你一个班,我的位置就在你后面,哈哈,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可别嫌我烦。”

黄仁俊亮起来的双眸和笑起来露出的虎牙,扰得李帝努一时之间思绪混乱。

真像一只小狐狸啊。

看着这样的黄仁俊,他纷乱的愁绪似乎在当下的瞬间全数得到释怀,也罢,错过的记忆不要再纠结惋惜,只要今后能一直一起就好了。这样想着,他攥紧秋千绳笑了出来:“仁俊啊,一起创造回忆吧。”

李帝努笑得好看,眉眼弯弯,声音低哑却好听极了,他说,一起创造回忆吧。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