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ie家的向日葵

寻找一个世界。

不复

不复

OCC,渣文笔,请见谅。


第二章



黄仁俊是被父亲安排进五中的,连入学考试都没有,直接插班进了据说是重中之重的3班。这个时候国内学校高一的课程大都已经进行了一大半,说实在话,空降重点班,他心里还是有点没边的。

父亲的原话是“骄傲的人不能埋没在平和的土壤里,竞争是强者才能主动发起的游戏。”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骄傲要强的人,只是一直习惯了把要做的做到最好,父亲的话与他而言只有认可或不认可,但他从没反驳过,反驳必定引起争执,争执双方又必有一输,而输赢一词不该存在于黄仁俊所认为的他的情感关系中。

既然轨道已经被预先规划好,那在自己没能力改变的时候就先按照制定的方向走吧。

窗外的树已经抽出新芽,梨花也快要开了,在春天要在这座校园里迸发生机的时候,一大波冷空气前来捣乱。罗渽民用手撑脸望着窗外,班会课一向无聊,李帝努今天又请假,本就无事可做的他现在唯一的期盼就是赶紧下课。

“……在下课之前,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班主任在台上讲了整整一节课,但落入罗渽民耳朵里的只有这句话,他将视线固定在教室门口,新同学的话...心跳一点点加速起来。仁俊本来就优秀,进3班肯定没问题,再说朴叔叔的作风本就雷厉风行,嗯,一定是这样,罗渽民给自己暗暗鼓气。

黄仁俊进来的时候原本因插班生问题而沸腾的教室一瞬间安静了,也只是一瞬间,教室响起极微小的议论声,可能是因为来者样貌实在太过出众,学生们开始窃窃私语了。

“黄……黄仁俊?”还没等本人介绍,底下已经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字。

黄仁俊惊讶的笑了:“你认识我?”他已经离开南因这座城市5年了,没想到除了发小还会有人记得自己。

那女生还想再说什么,被班主任插话制止:“叙旧课间再叙,先让黄同学自我介绍一下。”

听老师这样说,黄仁俊颇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叫黄仁俊,今年15岁,兴趣专一爱好广泛,今后的学习生活就麻烦大家了。”说罢朝同学们鞠了一躬。

“仁俊同学刚来,对班上很多东西都不太了解,同学们要积极帮助仁俊同学,明白吗?”

“明白啦!”

得到了学生们的反应,班主任满意的点点头,手指着一个靠窗的位置对黄仁俊说:“仁俊同学,靠窗的那个位置你先坐着,之后班上还有一个新同学要来,到时候我们再具体安排座位。”

“好的,谢谢老师了。”黄仁俊恭敬的对班主任笑着道谢,然后往指定位置走去,有些近视的他走进才发现坐在前面的罗渽民,这让自以为无依无靠的黄仁俊激动起来,:“hey!my bro!”

与此同时下课铃打响,班主任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后便离开教室。

罗渽民转过身眉眼带笑看着黄仁俊:“昨天星星还在说你今天直接会来学校,没想到一来就是和我一个班。”

“缘分呐!”黄仁俊也笑开了,末了注意到他身边的空位:“你同桌不在?”

罗渽民这才想起来还没给黄仁俊介绍具体情况:“我同桌就是帝努,他昨晚高烧,早上还坚持要来学校,但被阿姨拦家里了。”

“啊!那我晚上回去看看他。”

两人又说了些什么,但很快就被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呐喊声打断。

“啊啊啊!黄仁俊!!”

李东赫就这样大啦啦冲进了3班教室,前后左右瞧了瞧最终目光锁定在罗渽民后方。

“哇!不是我说你,你来了也不先找我打个招呼,还是小学的同学告诉我你在3班。”说着李东赫大大咧咧的坐在了黄仁俊旁边的位置上,撇了撇嘴:“我还以为你会来我们班呢,你真是命不好,被分到3班。”

“我也想去其他班,但操作的人是我爸,没办法。”黄仁俊表示无奈。

东赫耸耸肩:“也是,叔叔那人这辈子最骄傲的事就是生了你这么个儿子,不把最好的给你,他会觉得对不起自己。”

“得了吧,你就是嫉妒。”罗渽民看着李东赫一脸鄙视。

“嘿!瞎说什么大实话!”打闹间李东赫瞥见罗渽民身旁的空桌:“不过糯糯怎么就生病了呢,昨天不还和霸王龙一样欺负我,看吧看吧,这就是欺负我的下场。兄弟我先笑为敬,哈哈哈”

“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糯糯二字也是你能叫的。”

“大兄弟我怕过谁!反正他又不在。”

罗渽民笑得人畜无害:“你放心,我一定帮你传达到。”

“呀!罗渽民!”

黄仁俊在一旁看着他们嬉闹,尽管他一直维持着笑容,但此时他内心的五味杂陈是无法被忽视的。眼前的罗渽民和李东赫俨然形成了一股气场,这是一种亲密无间的朋友关系才能产生出的融洽,或许他们不曾察觉,但看的人一眼明了,他无从融入,他存在于气场之外。

五年的时间可以带走许多,这期间他努力维持着相隔太平洋的友谊,可事实就是他与他们错过了太多共同的经历,他从不怀疑他们对自己的友情,可人就是这样,对突然失而复得的宝贝总有不确定性,这些年遗失的时间和感情扰的他心慌,是否能给弥补上,他不知道。

李东赫是上课铃打响之后离开的,走之前握着黄仁俊的手依依不舍:“放学我等你,咱俩一起走。罗渽民他体育部有事不跟咱一块。”

“好嘞,你快放手吧,你就要迟到了。”




今天一天黄仁俊过的是顺顺当当,老师们念及他是插班生都给予了关照。唯一不满意的就是来他这里参观的人太多,他和罗渽民的谈话持续的被打断,不是同级的小学同学过来和他打招呼,就是曾经一起念过补习班,一起参加过一两次比赛但不怎么熟的人来班里看望他。黄仁俊有些懵,他从前真的认识这么多人吗?这些人一个个怎么比外国人还热情?

等黄仁俊把该打招呼的招呼了,该聊天的聊过了,要联系方式的拒绝了以后,罗渽民这才意味不明的说了句话:“我们仁俊受欢迎程度真是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黄仁俊理亏在先,毕竟每次都是他主动找罗渽民唠嗑,可总是还没说上几句就被插话。随着来找自己的人越来越多,罗渽民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了。注意着罗渽民乌云密布的脸,黄仁俊尬笑:“我发誓这些都是突发状况,你要知道我从一开始心里就只有你。”

他话刚说完,罗渽民唰一下将身子转回去,只留个好看的后脑勺对着黄仁俊。

黄仁俊没注意到罗渽民渐渐泛红的耳朵,以为他是真的生气了,探起身,把手搭在对方肩上,头凑到罗渽民脑袋边:“唉,别生气,我真的从头到尾只关注你了,你见我和他们谁好好聊天了,我跟你保证,如果再有旁人在我俩说话的时候搭话我绝对不搭理。你看行吗,我的哥?”

他们靠的这样近,黄仁俊的鼻息,说话时的气流全数喷洒在罗渽民的脸颊,有些痒。

罗渽民转过头想解释一下,将头一偏,对上的就是黄仁俊无奈中带点笑意的眼睛:“不生气了?”真的太近了,感官能感受到的心跳仿佛要跳出身体之外,这一瞬间罗渽民想要讲给黄仁俊听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此时阳光正好透过窗扫到他们身上,3月午后的光,平淡却温馨。

沉默半响,罗渽民抬起了垂下的眼眸,长长的睫毛似乎扫到了黄仁俊的鼻梁,弄得黄仁俊那块皮肤痒痒的。

“仁俊。”

“在。”

“欢迎回来。”阳光下罗渽民的笑容如此柔和炫目,令黄仁俊有一刻晃神。

评论(6)

热度(73)